中金支付反洗钱宣传月

“洗钱”一词的来历

“洗钱”(Money Laundering)是个外来词,20世纪20年代,美国芝加哥一黑手党金融专家买了一台投币式洗衣机,开了一家洗衣店。他在每晚计算当天的洗衣收入时,就把其他非法所得的钱财加入其中,再向税务部门申报纳税。这样,扣去应缴的税款后,剩下的其他非法所得钱财就成了他的合法收入。这就是“洗钱”一词的来历。

反洗钱法的历史

2006年10月31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自2007年1月1日起实施,这是我国反洗钱法制建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标志着我国反洗钱工作在法制化和国际化的轨道上又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常见的洗钱方式

利用金融机构洗钱;

通过投资办产业的方式洗钱;

通过商品交易活动洗钱,比如古董珠宝或具价值收藏品;

利用一些国家和地区对银行账户保密的限制洗钱;

地下汇兑(地下银行、地下钱庄)、走私等犯罪洗钱;

贪污、受贿、假借贷、伪币或伪钞。

洗钱的危害

洗钱是严重的经济犯罪行为,不仅破坏经济活动的公平公正原则,破坏市场经济有序竞争,损害金融机构的声誉和正常运行,威胁金融体系的安全稳定,而且洗钱活动与贩毒、走私、恐怖活动、贪污腐败和偷税漏税等严重刑事犯罪相联系,已对一个国家的政治稳定、社会安定、经济安全以及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反洗钱相关法律法规

支付机构总部应当依法建立健全统一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内部控制制度,并报总部所在地的中国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备案。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内部控制制度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客户身份识别措施;
  
(二)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措施;
  
(三)可疑交易标准和分析报告程序;
  
(四)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内部审计、培训和宣传措施;
  
(五)配合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调查的内部程序;
  
(六)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工作保密措施;
  
(七)其他防范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的措施。
  

支付机构及其分支机构的负责人应当对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内部控制制度的有效实施负责。支付机构应当对其分支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内部控制制度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管理。

中国反洗钱十年磨一剑——反洗钱十年成果

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2006年10月31日通过反洗钱法为起点,中国反洗钱工作全面步入法治化轨道已有十年时间,目前已基本搭建完成完整的反洗钱法律框架,并根据反洗钱形势发展需要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在反洗钱刑事立法方面,最高人民法院有针对性地出台了3个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了洗钱案件审理中的法律适用问题,完善了反洗钱刑事法律体系。中国已经批准加入《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和《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等国际公约,打击洗钱和恐怖主义犯罪方面的刑事立法与国际标准的要求始终保持一致。

在洗钱预防制度建设方面,自反洗钱法出台以来,人民银行单独或会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金融监管机构先后制定并发布了《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金融机构报告涉嫌恐怖融资的可疑交易管理办法》、《金融机构客户身份识别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支付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等一系列反洗钱监管规定,明确了义务机构的反洗钱工作要求,指导各类义务机构建立健全反洗钱内控制度和风险管理机制,形成了包括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保存等措施在内的系统的洗钱预防体系。

在金融行业反洗钱监管规则制定方面,人民银行坚持“风险为本”监管理念,形成了以风险评估为基础、综合运用多种监管手段、教育与处罚相结合的监管政策体系。

十年来,全国人民法院依照刑法第191条、312条和349条审理宣判洗钱案件超过10.1万件,生效判决被告人约10.8万人。

反洗钱跨国合作

2004年10月,世界上覆盖面积最大、涉及人口最多的地区性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组织“欧亚反洗钱与反恐融资小组(EAG)”在莫斯科成立,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白俄罗斯共同成为创始成员国。

2005年1月,中国成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观察员

2007年6月,在法国召开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全体会议以协商一致的方式同意中国成为该组织正式成员

随着中国在反洗钱国际和区域组织的影响力不断提升,先后担任了EAG副主席和APG联合主席,目前是FATF的决策核心——FATF指导小组9国成员之一。

2015年12月,在中美两国元首达成共识的基础上,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与美国金融情报机构——财政部金融犯罪执法局(FinCEN)签署了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金融情报交流合作谅解备忘录,标志着我国在与重点国家建立双边反洗钱情报合作方面取得重大进展。

洗钱案例

案例1:

2014年,人民银行对某互联网支付公司开展了行政调查。某P2P公司通过该支付机构涉嫌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活动。

该商贸公司自2013年12月至2014年6月间,出款4笔,金额共计3681.8万余元;收款3201笔,共计3739.8万余元。收款金额从1元至29.9万余元不等,整数金额极少,金额精确到分位,并常有X.66元、X.88元的识别特征,存在0.01元与0.02元同一IP地址发出的小额试探交易。

案例2:

2014年人民银行对某家互联网支付公司开展了行政调查。某珠宝贸易有限公司利用该支付机构进行资金交易,开展白银期货交易活动,涉嫌利用软件后台对“大盘”交易数据进行微调及对赌,非法盈利。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集资诈骗罪对某珠宝贸易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了刑拘。

该公司通过某家互联网支付公司收款交易3327笔,总金额7203.2万余元,金额从1元到50万元不等;出款交易588笔,总金额7154余万元,从2000元到100余万元不等,资金集中转入2个人及1公司账户。

2016年09月22日 中金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