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路
来源:中金支付     作者:尚鑫

2014年1月10日,美国白宫召开新闻发会,这次发布会不仅与生活在美国的300多万华人有关,更吸引了相隔万里的目光。

事情起源于3个月前,美国广播公司ABC的一档脱口秀节目“儿童圆桌会议”,主持人提问“如果无力偿还中国人的债务时,美国应该怎么办”,一名儿童“童言无忌”道“杀光中国人”,而ABC并未对此进行删减,节目播出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华人中掀起巨大波澜,美国各地爆发了有史以来声势最为浩大的华人示威游行,并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起请愿,要求美国政府审查该期节目,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这条请愿征集到10万人的签名,ABC被迫道歉并承诺永久取消“儿童圆桌会议”,而后,白宫出面正式回应,“该想法不能代表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国的态度,奥巴马总统欢迎看到中国和平崛起”。

这在传统社会里很难得到回应的问题,只是因为一个网站——“we the people”(白宫请愿网)。2011年9月1日,“we the people”白宫请愿网站开通,若一份请愿书征集到了10万的签名,白宫就必须对其作出回应。在以金字塔结构为基石的传统社会结构中,社会顶层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曾经的漫长岁月里,信息一直是自上而下流动,信息不畅的时代,这是人类协同组织的最好方法。如今,人类社会被互联网赋予无穷的穿透力,穿透权力,财富,地位,穿透一切往日社会结构中 壁垒森严的层级划分,信息可以在金字塔的顶层与底部自由的流淌,垂直的社会结构被拉低成水平网络,人与人的联系方式重新得到了定义,人类以互联网的形式实现了千百年来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平等,只有平等成为前提,自由才会成为可能,而这一切,早在互联网的诞生之初,就由一群非凡的天才们写入了互联网的基础协议TCP/IP协议中,如同“宪法“一般镌刻在整个互联网时代的丰碑上。

一个网络能长到今天这么大,而且没有“中央”,没有“核心”,不是意识形态在起作用,而是IP协议。一封从新浪发出的电子邮件,可以自由送达Gmail,是因为有很多中间服务器承担了传递任务,这种传递既不是商业任务,也不是行政任务,它并不带来直接的商业利益,也不存在任何行政隶属关系,是”自由“”平等“的互联网协议运行的结果,与利益无关,与意识形态无关。

社会学里有一个概念,叫做”结构洞“,简单来讲,就是两个节点之间的联系必须通过第三个节点来完成,这时候第三个节点就被称为结构洞,也就是所谓的”中心化“结构,结构洞带来竞争优势,由此引发信息不对称与信息控制等诸多弊病,一旦存在中心化的节点,平等就沦为画饼,自由就更加无从谈起,而互联网所承载的联系方式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结构,从一个权值分布极度不均的垂直网络变形为一个扁平化的网络,使各节点处于同一水平位置且高度连接,节点更加具有自治的特质,冯仑在《野蛮生长》里讲未来社会的组织变形,说过去的组织结构都是金字塔形(冯仑称其为树枝型),而未来社会只存在两种组织结构,其中一种是非盈利性组织结构,这种组织最大的特点是以价值观协调组织内部关系,形式类似于基地组织,成员极度分散又高度连接,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上下级关系,成本各自分担,只要拥有相同的价值观(且不论价值观的正义或邪恶),就可以成为这个扁平化网络当中的一员,这就是互联网在人类组织结构中的投影,这是互联网展现给人类通往”平等与自由“之路。

而今一切的互联网技术变革皆是人类感官的延伸,PC与手机是你的手臂的延伸,眼镜的延伸,耳朵的延伸,你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的风景,听到久未谋面的声音,互联网正成为人类身体的一部分,你可以真正与世界对话,不论你是委身于六环外的地下室,还是在国贸的别墅,每个人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样的时代里,每一个声音都面对着世界,每一滴水珠都等同于大海,平等与自由从未与人类如此之近,近的触手可及。然而时下互联网尚未深彻改变人类社会,回溯第一场技术革命,花了三百年的时间,第二场花了100年,第三场或许需要花50年,但重点不是技术创新的速度,而是社会适应的速度,社会的适应速度比技术的变革速度要缓慢的多,有时甚至需要一到两代人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