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ding Club在玩什么
来源:中金支付      作者:尚鑫

2000年的时候,Laplanche还不得不为了创建Matchepoint忍受高额的信用卡负债,尽管这家公司后来被Oracle所收购,他本人也因此拥有了丰厚的身家,但这段用信用卡维持公司运营的经历依然成了他记忆中“不能承受之痛”,一个信用记录不错的人,和信用记录不佳的人一样不得不承受18.99%的信用卡利率,这使他认识到,传统的信用卡并不是基于风险定价,他们对所有客户收取同样的费率,用信用较好的用户供养信用差的用户,以此达到一种平衡。但如果能将不同信用度的持卡人进行区分,采取基于信用评级的定价策略,则可以为信用度更好的客户提供更低的贷款利率,对信用度欠佳的用户形成激励,提高信用度以降低贷款利率,从而达到生态系统内的良性循环。

在2006年Laplanche开始调研时,他发现自己并不是第一想吃螃蟹的人,定位于美国市场的Prosper与起源于英国的Zopa已经在业内崭露头角,市场已经证明了他所构想的借贷模式是可行的,Laplanche并没有被人捷足先登的沮丧,反而让他的毛孔中充满了兴奋,因为他想要构建的商业模式一定不同于Prosper,而这将成为他致胜的关键。

先吃螃蟹的人,不一定是会吃螃蟹的人。Prosper早期的定价模式采取“双盲”拍卖模式,即反向拍卖或荷兰式拍卖,本意是希望通过减价定价的形式为借款人提供更低的借款费率,但实践证明,这套系统由于极其复杂而造成效率极其低下,且由于投资人欠缺相应的消费信贷知识而无法对利率做出准确而合理的判断,以至于借贷交易成功率极低。

Laplanche和他的小伙伴们就是那个会吃螃蟹的人。Lending Club的贷款利率定价策略采取基准利率加浮动利率的计算方式,基准利率由Lending Club根据当前市场采取统一定价的方式,而浮动利率则来自于借款人的贷款等级。Lending Club基于信用度将借款人由高到低分为从A到G的7个贷款等级,每个等级下又细分5个小层级,如A1到A5,。借款人贷款评级来源于多方面的数据,其中最重要的就是FICO评分与借款人收入支出数据,不同的FICO评分对应不同的贷款等级,不同的贷款等级具有不同的贷款额度,如所借款项超出本层级的贷款额度,贷款等级将下调,借款人将不得不支付更高额的贷款费率。Lending Club这套定价模型很快就受到了来自市场的肯定,以至于2010年Prosper不得不放弃苦心经营数年的双盲拍卖系统而成为后来人Lending Club的追随者。

当然即使如Laplanche一般英明神武的人依然会无可避免的走错路。2007年刚成立的时候,Lending Club以应用的形式登陆当时已经成为传奇的Facebook,雄心勃勃的Laplanche已经在到处“吹嘘”他的伟大构想,依托Facebook强大的社交关系网,基于社交图谱,打造一个低违约风险和贷款利率的平台,然而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比噩梦更加骨感,截止2012年,当Lending Club的借贷额超过10亿美元时,来自Facebook的业务却只有区区不到200万美元,虽然Laplanche的理论很宏大,但再牛逼的人也有一脚踏空的时候,这也说明Lending Club的策略会根据市场进行时时调整,而不是去追求一个看起来宏大的概念。

从最开始的到今天,Lending Club作为一家如今市值超过85亿美元的公司,已经成为国内P2P平台争相模仿和研究的祖师爷。然而,正如佛教讲因缘,万物都是因缘聚合,企业的发展也不例外,商业模式是因,社会环境是缘,因是种子,缘是土地,同样的种子在土壤肥沃的地里种出来是庄稼,在盐碱地里种出什么来可就不好说了。Lending Club在美国这片土壤上玩得转最主要的原因是由于美国拥有完整的信用评价体系,而中国的征信体系是众所周知的混乱,一味照搬必然导致风险急剧升高,所以国内P2P平台的跑路也就不难理解,不是想跑,是坏账率太高不得不跑,说到底,Lending Club玩的是技术活,国内的P2P平台是大多是由互联网公司带着一众小贷公司和担保公司玩出来的特殊国情下的O2O,干的都是是苦力活,未来一到两年,怎么把干苦力活向玩技术活过渡,将成为摆在国内P2P公司面前最大的一道龙门,在这一跳中将有一大批的平台倒下。

在Lending Club模式下,借款方向主要为个人信贷,单笔借款额为1000美元至35000美元,虽然14年Lending Club也开始其企业贷,但仍是以中小企业主个人为借款方,且由于严格的贷款等级,不同的贷款等级对应不同的贷款额度,所以评价一个平台主要的指标是借贷交易额,但在国内的环境下,由于借款方向大部分流向难以从银行拿到贷款的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及个体经营者,借贷交易的单笔金额远大于Lending Club,所以评价平台时,活跃用户的数量应远重于借贷交易额,因为活跃用户决定了平台未来的市场占有率和市场认可度。

最后,在贷款用途上,Lending Club 83.7%的借款者用来偿还其他债务,而国内P2P贷款资金主要用户解决企业发展中的融资需求与流动性问题,从投资上讲,美国是过度消费而又金融发达的国家,这意味着投资人投资渠道众多,而国内P2P平台则成为诸多家庭的主要理财渠道。从监管上来讲,Lending Club是在SEC注册的金融机构,而国内的P2P大多是非金机构的草头军,目前还没有明晰的准入门槛和监管规则,市场上鱼龙混杂难分真假。

如果国内P2P平台简单照搬Lending Club的模式必然是邯郸学步,学得越像死的越快,且不闻,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Lending Club的例子已经证明,跑得早的不一定跑得快,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小企业也未必打不过资本雄厚的大集团,只是如何探索适合中国市场的P2P模式仍然是整个行业需要不断思考的问题。